GlassOrTea

Flower Wedding花嫁
第一章 冬蒲
多cp组合向文章
cp:盾冬,亚梅,AL

ooc属于我,爱情属于他们
下一篇依旧盾冬❤️💙

emmm这一篇没有AL和亚梅,但是为了不影响剧情完整性我打了他们的tag,占tag致歉

Flower Wedding
花嫁

多cp组合向,cp包括AL,亚梅,盾冬,微Larry

每一对cp都会慢慢讲,ooc属于我,爱情属于他们

这一更没有盾冬,但为了不影响剧情完整性,我打了盾冬tag,占tag致歉

Flower Wedding 花嫁

多cp组合向,每一对都会慢慢讲
cp:盾冬,亚梅,AL,微Larry

ooc属于我,爱情属于他们

这一更没有AM和AL,但是为了不影响剧情完整性我打了他们的tag,占tag致歉。

Flower Wedding花嫁

第一章 冬蒲


巴基前脚刚走,后脚花店的门就又被推开。稀奇,莱戈拉斯想,今天怎么这么多人来。抬眼一看,熟悉的黑发碧眼,还是穿着那身蓝色t恤和棕色长裤,脖子上习惯性地绑着条漂亮的小围巾。“Merlin。”他向他打招呼,“Legolas~”梅林蹦蹦跳跳地跃到他面前,“今天心情怎么样?”莱戈拉斯撇撇嘴,“普通。” “你们精灵都喜欢过这种淡的跟白开水一样的生活吗?” “说的好像你过得有多精彩一样,老人家。” 梅林佯装生气地说:“我是老人家,你就是万年老精灵!”噗,莱戈拉斯笑了出来,这啥呀还万年老精灵。
梅林弯腰,从书柜下抽出一把小凳子,随意地往上一坐,“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,我今天找你是有正事的。” 莱戈拉斯背靠书架,“什么事?”
“有海鸥来了,落在你的白树上。”
海鸥?莱戈拉斯一惊,怎么会有海鸥落在圣白树上,是父亲那边出什么事了吗?梅林看出了莱戈拉斯的不安,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,“我把那只海鸥从树上接下,它好像有话对你说。我就把它的声音全部装进了这个瓶子里面,你自己听吧。” 莱戈拉斯接过玻璃小瓶,旋即拧开瓶盖,海鸥悠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“Lord Ithillian,”海鸥轻轻叫道,“您的力量正在消失,圣白树的光芒终将褪去,人类的法师无法帮助你,您的父希望您可以乘船返回维林诺,在维拉的庇护下生活。”
语毕,鸥声渐远。莱戈拉斯滞留在原地,一言不发,眉头微缩而面色凝重。“怎么了,它说什么了?”梅林问。 莱戈拉斯沉默半晌,才缓缓张嘴:“我的力量正在消失,父亲呼唤我返回白港。”
“我可以帮你啊。”梅林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,“你需要什么才能留下?”
“不,Merlin。”莱戈拉斯苦笑,“你可能没办法了。”
“不会的,我以卡梅洛特的名义发过誓,我会在你困难的时候倾尽所能。”梅林站了起来,直视着莱戈拉斯的眼睛,“你的力量源自哪里?”
“别白费劲了,法师。”莱戈拉斯的眼睛里落满了尘埃,“我和你身处不同世界,不同时间,你的法力没法打破时空限制。”
梅林沉默了,静默之间,只有花还在氤氲着。“白树,他还好吗?”莱戈拉斯打破了僵局,梅林点点头,“你想去看看吗?”莱戈拉斯的嘴角微微上扬,他将发带轻轻一扯,满头金丝飞洒,似初晨落了蝉鸣的金色光芒。一双尖耳失去了魔法的庇护,裸露在了发缕之中。
“现在吗?”

tbc

私心打了盾冬tag不好意思,下一更是巴基


Flower Wedding花嫁

第一章 冬蒲


My memories
  ——记忆有时是抹不除的。
  
FIRST
   巴基已经很多次驻足于这家花店门口了。
  原因,他自己也说不上来。
   这是一家很小很小的店铺,有着米白色的挡雨帘,干净却模糊的毛玻璃窗,让人看不清里面摆放的花花草草;店门由框格状的彩色玻璃拼凑而成,墨绿色的门框有一点掉漆,漏出了暗铜色的金属骨架;门侧挂着两顶吊花,粉嫩鹅黄的花骨朵熙熙攘攘地挤成大团的色彩,几片绿叶虎头虎脑地探出花丛,贪婪地汲取着阳光与养分。
   巴基想进去看看,可他没有进去的理由。他现在是通缉犯,被怀疑是制造爆炸的凶手,是极度危险的九头蛇冬兵,满大街贴的通缉令都在无声地告诉他:危险随时都会来临。他需要按部就班地过好他每一秒的生活,不能出任何差错,任何多余的举动都很可能造成不必要的大麻烦。再说了他也没有闲情逸致去买盆花养着玩,他向来不适合做这些精细活,更别提现在这种非常时期。
   他打算离开,可脚却迈不出去。那一团又一团的浅色花朵牵绊住了他的脚踝,他感觉那些花儿好像有了灵性,它们伸长脖颈撑开双臂,用期待与渴望的动作摇晃着自己仅有的几片花瓣,竭尽全力挽留着他。巴基败给了自己的心,好吧,那就进去看一眼。这么想着,他走进了那间漫着芬芳的米白小店。
  轻轻推开玻璃门,风铃悦耳的撞击声叮叮当当地溜进耳膜,抬眼环顾四周,顿觉清新静谧。这家店的装修采用了复古的北欧风格,苍绿的藤蔓蜿蜿蜒蜒爬满了半面镶嵌着鹅卵石的坑洼墙壁,墙上挂着青翠的绿萝;货架一律采用颜色厚重的榉木,深褐与浅棕细密排列出优美的自然纹路。盆盆鲜花被精致而巧妙地排列成舒适的角度,交相辉映却互不干扰,令人赏心悦目。让巴基感到微微诧异的是这家小店居然有一个占满半面墙的大书柜,柜中摆满了不知何时出版的各色书籍,柜侧还高挂着一把月白的修长弓箭。
  “欢迎。”清澈的声音从背后响起,巴基回头一看,是一位有着蓝眼睛的青年,柔顺的金色长发被浅灰的发带扎成了低低的马尾垂在后背,几缕落下的发丝垂在双肩,反射着温和的清晨阳光,他穿着干净的白衬衫,浅色的宽腿裤,面带微笑地向巴基打着招呼。他大概是店主吧,巴基想。“请问想买什么样的花?”青年问道,碧色的眼睛里波光粼粼。
  巴基摇摇脑袋,略带局促地说:“不太清楚,我可能不适合养花。”“是因为太麻烦了吗?”他点点头,“又要浇水又要施肥,我没有那么多时间。”青年微笑地晃晃脑袋,“可不是所有的花都这么娇贵。比如雏菊和风信子,只要浇点水,放在向阳处的室内,就可以开出很漂亮的花。”巴基挠挠头,将信将疑地看着面色舒缓的金发青年,“我的屋子比较乱......”青年想了想,又问道:“您是喜欢大面积的花吗?”巴基困惑地看向青年,青年再度解释道:“就是那种平原上的花,一望无际,铺天盖地的花。”
  花海?花海。好像有的,好像是的。自从九头蛇销声匿迹后,他一直藏匿在社会的边角瓦楞之中,他在黑暗中去过各色博物馆,看过很多书,知道了未来世界的大体模样。他想去寻找自己缺失的记忆,可是它们犹如断线的珍珠,有的被碾成粉末,有的被抛弃在大脑的各个角落,无论他如何努力地去寻找去摸索,捞起的只有空落落的茫然与无助。可能他的记忆里确实有这么一片无垠的花海,在脑仁深处闪着微弱的光,可那光芒转瞬即逝,犹如午夜昙花,一现即空,什么都不剩下,什么都不遗留。
他不可置否地点点头。本想给个否定的回答再走出花店,可面对这个青年的眼睛,他的咽喉好似堵了一团棉花,所有违心的话都说不出口,他生生将所有的推辞咽下腹中。“您看上去像个----游客。” 巴基扯出一个苦笑,“差不多吧,居无定所的。” 青年若有所思地说到:“我认识一个人,很像你。”一抹流光闪过他碧蓝的眼睛,“他喜欢四处漂泊,四海为家。” 只可惜我不喜欢,巴基心想。青年转身在货架上翻翻找找,终于从一盆花后掏出了一个精巧的布袋,“请收下这个。”他说。 巴基不由自主地接过了袋子,他捏了捏袋中的物件,似乎是细小的颗粒,发出窸窣的细碎声响。“这是花种,不需要照顾,你可以在以后的旅途中把它洒在任何地方。” 旅途,呵,说的轻巧却又万分沉重,那根本不是旅行,那是逃避。他在拼尽全力地将自己挤压,蜷缩,企图变成一张薄薄的纸片,可以被揉皱撕裂,只为钻进那最昏暗的缝隙,去逃避天昏地暗的社会。
种子躺在他的手心,那么小,那么稀碎,似乎没有发芽的可能。可巴基还是收下了那袋种子,他小心翼翼地将布袋放进了外套层的口袋,仿佛那不是一袋花种,而是一捧珍宝。
“Take care.”店主说道,“希望你能找到你的花海。”巴基看向这个金发青年,忽而觉得他的眼睛里流淌着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光芒。他问了一个自己都没想到的问题:“你认识的那个人,后来去了哪里?”
青年愣住了,巴基看见他的深蓝的瞳孔迅速缩小又再次放大,他在紧张,巴基想。“后来,他留在了他的国家,再也没有离开。”青年低声说,言语中流露出了压抑的味道,些许苦涩,些许无奈。
巴基不再多问,他掏出口袋里的钱包,但青年制止了他,“这不用钱。”他说,“请当做我的一份礼物,给异乡游子的礼物。”巴基顺从地放回钱包。“可以告诉我你的家乡在哪里吗?”青年问。巴基抬起眼睛,微笑不经意间从嘴角绽开,“布鲁克林。你呢?” “密林。” “密林?真是个奇特的名字,难不成你是住在树林里的精灵?”青年笑了,金发飘落在胸口,“是的。” 巴基挑挑眉毛,“你没有尖耳朵。” “谁说一定要有尖耳才是精灵呢?” 青年眨眨眼,语气里带了些许活泼。
巴基友好地跟店主道了别,然后转身离开了这家温暖柔和的花店。很久没有这样和别人聊过天了,他想,顺手摸了摸胸口那袋花种。异乡游子的礼物,是吗?是在纪念谁吗?

tbc

Flower Wedding 花嫁(预告)

占Tag致歉

这是一个有关爱情,又无关爱情的故事。
多cp组合向,由Legolas串起故事情节。讲的是一家花店的故事。
cp包括 盾冬,亚梅,Larry,AL
若有ooc请及时指教,或出门左转。
〖ooc属于我,爱情属于他们〗

那么,嘘--我们的故事要开始了


FIRST

My memories
——记忆有时是抹不除的。


巴基已经很多次驻足于这家花店门口了。
原因,他自己也说不上来。
这是一家很小很小的店铺,有着米白色的挡雨帘,干净却模糊的毛玻璃窗,让人看不清里面摆放的花花草草;店门由框格状的彩色玻璃拼凑而成,墨绿色的门框有一点掉漆,漏出了暗铜色的金属骨架;门侧挂着两顶吊花,粉嫩鹅黄的花骨朵熙熙攘攘地挤成大团的色彩,几片绿叶虎头虎脑地探出花丛,贪婪地汲取着阳光与养分。
巴基想进去看看,可他没有进去的理由。他现在是通缉犯,被怀疑是制造爆炸的凶手,是极度危险的九头蛇冬兵,满大街贴的通缉令都在无声地告诉他:危险随时都会来临。他需要按部就班地过好他每一秒的生活,不能出任何差错,任何多余的举动都很可能造成不必要的大麻烦。再说了他也没有闲情逸致去买盆花养着玩,他向来不适合做这些精细活,更别提现在这种非常时期。
他打算离开,可脚却迈不出去。

(预告一下,明天放第一章正文。希望你们喜欢。)

今天的夏卷卷和Rosie干什么了?(ONE)

这大概是贝克街二傻带一个姑娘的故事。。。

  Rosamunde Watson今年12岁,正值初中年华。

  福华未领证!未领证!未领证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

  不过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俩的关系】

  那么开始吧!

 

(一)今天是个好日子

  车水马龙的伦敦城,街道上走满了步履匆匆的行人,包括了焦躁不安的John。

 “Damn IT!!”John揉了揉发麻的太阳穴,他已经在伦敦城里跑了三四个小时了,还是没有找到Rosie那个孩子!他在发现Rosie没到学校的第一时间就给苏格兰场打了电话,Lustrate甚至帮他调动了整个伦敦城的摄像头去寻找Rosie的踪影,结果到现在只发现了她出校门的一个小片段,当她转过学校围墙的拐角,摄像头里就没了她的背影。然而早已有警察去那条巷子里搜寻过,结果连个人影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Lustrate忽然发了条短信给John——“你干嘛不去问问Sherlock?”天啊他也想去问啊!结果只发现了221B房门紧锁窗户封闭,打Sherlock的电话却发现对方已关机,鬼知道这位大侦探现在在哪里或者在干什么事情!

    John深吸一口气,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,他急匆匆地在十字路口转了几个圈,却发现一点主意也没有,Rosie这孩子不会是出意外了吧,或者在哪里迷路了?这都怪自己,那么晚才去学校接她,她一定是等不及了才自己回家的。John越想越自责,到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在路边的公共座椅上自行冷静。

忽然察觉到衣兜里的手机在震动,他丧气地接起电话,“This is JohnWatson。”“你女儿在我手上。”对面的声音沙哑低沉,还带着厚重的鼻音,John浑身的血液几乎在那瞬间凝固,他的嘴唇颤抖了几秒,又恢复了平静,“你是谁?”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发出这样正常的声音;“给我三百万,我就立刻放了她,不许报警。”残忍而血腥的声音包围了John,他觉得四周的行人车辆都逐渐慢了下来,天上的云不再流动,风在凝固,空气在僵硬;他咳嗽了几下,“好的,你先告诉我我女儿怎么样。”对方似乎笑了一下,只听见手机里传来了几下轻微的刺啦声,Rosie哭泣的声音瞬间刺痛了他的耳膜,贯穿心脏。“我去哪里给你钱?”他几乎是吼着说出了这句话。

“221B Baker Street。”

John呆住了,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。当他终于回过神来,发现对方早已挂断了电话,他木然地看了一眼手机的通话记录,最新的通话名单上赫然显示——SHERLOCK H. 他在那一瞬间忽然明白了什么,顿时目瞪口呆暴跳如雷。

“你们俩竟然耍我!!!”他在心底怒吼。

  冲上一辆公交车,小跑着穿过街道,一把砸开了黑色的房门,狠狠地跺着17节的阶梯,Hudson太太惊恐地看着满面怒容的John,拔高了声音问道:“John你为什么要破坏我的楼梯,他们很脆弱啊!”John深吸一口气回头道:“对不起Mrs. Hudson,不过今天我可能要杀人了。”Hudson太太的眼睛几乎睁地比篮球还大,皱纹忧愁的挤在了一起,“出什么事了?”“如果楼上有枪响,不要报警!”说完John便蹿上了楼梯。留下满面忧伤的房东太太在原地吹冷风,这两口子干什么了?

 愤怒的花生一把撞开了221B的房门,只见里面的两张小沙发上端正地坐着两个人。毫无疑问,这两位绝对是Sherlock和Rosamunde了。“你你你你你你们!”John气的一时间竟说不出什么话来教训这两个没大没小的人,竟然敢假装绑匪来吓唬自己,他甚至有点怀疑Rosie是不是自己亲生的了。

“welcome。要不要来喝点茶?Rosie刚刚亲自为你泡的。”还是Sherlock先开口打破了沉默。Rosie则是笑的前仰后合,差点噎死在沙发里。John狠狠地吸了一口气,眼睛瞪的比铜锣还大,他憋了半天终于还是爆出一个F··k,然后便拿起女儿身边的茶咕咚咕咚地猛灌了起来,在城区里跑了四五个小时渴了个半死终于有水喝了还是女儿最疼我w。

Rosie笑够了终于停了下来,她很认真地解释说:“Daddy你别生气,我刚刚放学的时候等不及了,所以自己回家找你,结果发现你不在家里,去诊所找你你也不在,所以我就来Mr. Sherlock这里了。”JOHN缓了缓情绪,忽然想起一个大问题,“等等,你是怎么过来的?整个伦敦的地上摄像头都没找到你!”Rosie笑眯眯地回答:“oh come on Daddy,你专门盯着地上摄像头,为什么不去找找地下的呢?”John在那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,“难道你?”“是的,我走的是下水道啊!”Sherlock接上了话,“没错,她学校旁边至少有十五个下水道入口,其中有十三个下水道是可以直达伦敦城里任何一个地方的。”John目瞪口呆,“这些都是你告诉她的?”Sherlock得意地点了点头。John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噎死在气管里,这俩人跟耍猴一样把自己整的团团转,到底Rosie的生父是谁自己有点搞不明白了!





为cp取名!

大家给斗篷和博士取一个cp名字吧!
斗博??

谢谢 BE 短篇

“Jarvis,你在吗?”“For you sir, always.”平淡无奇的话语,在两人的舌尖上悄悄滑过,这种早已重复了千百万遍的音调,Tony早已得心应手,连最后稍稍卷起的音腔都完美地说了出来。Jarvis回复的话语也是那样准确无误,微微上扬的磁性音调在空中勾勒出一个浅浅的弧度。
“我总觉得你缺点什么,Jarvis。”Tony单手撑了撑下巴,专注地盯着前方暖橙色的程序幻影,“sir,我相信我的程序体被你设计的算是非常完美了。”Tony不满地皱了一下眉,猛地站起身,伸出左臂,手掌穿透了Jarvis的半个球体,直达它的最中心,也就是这个程序的核心地带,Jarvis虚幻的主控制器。“Here。”Tony伸出食指,坚决地戳了一下这个散发着温暖光辉的核心地带,“在这里,你缺少一个东西。”他很满意地点点头,那样子似乎不容Jarvis的任何质疑,然而管家貌似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“sir,我很想知道,我缺少了什么东西呢?”声音响起,略带一丝好奇,却依旧那么工整。“oh我亲爱的管家,你缺少心啊。”Tony双手捧着Jarvis球体核心的橙光,后退一步跌回自己柔软的靠椅里,将脑袋深深埋进柔软的椅背。“sir,我不是很确定”心“这种东西究竟代表着什么。“Tony转了转手中缩小版的贾球,微笑地看着手中暖暖的橙色,那是他心底的颜色,他的杰作,”不用担心,Jarvis,我会给你装上它的。“Jarvis没有发话,但Tony很确定他的管家已经听到了自己的一番话,他将贾球抛了出去,戏谑地舔了一下嘴角,眼瞳里汪了一泉快乐的暖橙。
片刻后,管家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为什么要给我装上心呢sir?”这个问题打断了他的思维, Tony沉默了,他将头撇到椅背旁边,故意装作没听见的样子。Jarvis对他的这副模样表示不理解,但作为一位贴心小管家,他还是很安静地闭上了嘴。
Jar永远也无法知道,Tony的心声。
因为只有给你装上了心,才能让你理解我真正爱你的心啊。
Tony日夜忙碌着,他的脑海里只有这一个念头——为Jarvis创造一颗心。这谈何容易,自从上次纽约陷落,外星的麻烦经常搅乱他的思维,“心”计划也就被迫一搁再搁,但Tony毕竟不同于常人,他睁着布满血丝的双眼熬过了无数个重重黑夜,靠着博士的帮助闯过了不知其数的世界级难关,他的双手不知日夜地在一架架精密仪器上测试,克服无数艰难,终于完成了又一件值得他骄傲的成就——他为一个程序创造了心!一个本已完美的程序,加上了这份装备,几乎能与Tony本人对抗!Avengers也祝贺了Tony的新作,但也有人对Jarvis的能力感到担忧,如果Jarvis背叛了他们,那将会成为一个可怕的对手。Tony为此表示毫不在意,因为他知道,Jarvis是不会背叛他的。他,永远是自己最依赖,最亲近的人。若是有一天,Jarvis真的能爱上自己,那该有多好。这是Tony埋藏在心底的小小心声。
没关系,时间还多,未来还久,我们可以有大把的时间彼此理解相爱。
但是,世界留给他们的幸福却不多了。
那一天,Tony故作平静地来到了工作室。“Jarvis你在吗?”他说出了那句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话语,“For you sir,always.”Jarvis迅速地衔接上了Tony欢快的语调,“您今天看起来很开心呢,sir。”Tony不满地吐了吐舌头,眼里写了一丝失望“还是被你发现了。”Jarvis平淡地回答:“根据今天的心跳数据显示,sir您的情绪非常活跃,但是我并不清楚原因。”Tony欢悦地打了个清脆的响指,“那是当然,祝贺我也祝贺你自己吧Jar~”Tony欢快地走到工作台前面,伸手启动期盼已久了“心”程序。
“sir,这个程序很新奇。”Jarvis试探了一下这组全新的数据,却完全无法理解它的结构与指令。“这是一种我没见过的编码排列组合,我先试着拆分一下它的……”“hey Jar,停下来,别白费劲了,你不理解心的作用。”Tony及时地打断了Jarvis的动作,双眼含笑地看着面前橙色的球体,那个马上就会拥有心的球体,世界第一个拥有心的人工智能。“Slow down,我要给你安装它,做好准备Jar。”
Jarvis迅速解除了自己的抗体,将完整的程序暴露在Tony的眼前,这时候的Jarvis,只是一组组冰冷而密集的数据与代码,毫无形体可言。Tony的眼底忽然闪过一丝心痛与难过,他最终只不过是一组程序罢了,怎么会有感情?怎么会有心?
但他最终还是伸出了那曾被Jarvis在深海中死死紧握的手,将“心”的程序密码输入了Jarvis的储存库,看着“输入成功”的标识在荧幕上清晰地显示出来,他深深吸了口气,犹豫了几秒,最终果断地敲下了键盘上的“Enter”。“程序转移开始。”熟悉的机械提示音响起,Tony紧张地竖起耳朵,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显示进度的数据条,一刻也不忍放过。98% 99%。。。每一秒仿佛都如一生那样漫长难熬。100%!当这个最终数字显示出来时,Tony紧绷的手指飞速地敲击下键盘,发出了重重的响声,生怕错过一秒钟的空隙,“sir,正在检测新安装程序的安全性。”Jarvis的声音响起,Tony随意地应答了一声,双眼仍旧盯着Jarvis内部硬盘里的程序代码,生怕出什么异常。当他发现一切正常时,才想虚脱了一般瘫倒在柔软的靠垫里,嘴角洋溢的笑意却流露出他兴奋的情绪,他的Jarvis,拥有了世界上第一颗人工创造的心。
“感觉还好吗,Jar?”他撇着嘴角,开心地问道。
他不知道,在Jarvis的世界里,一切已经翻天覆地。
这是一种新奇的感觉,暖暖的,仿佛融入了全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,大至程序的骨干,小至细微的代码,似乎都被这种感觉充斥。很熟悉,很舒适,说不出的感情,它有些清凉舒爽,更多的是如天使羽翼般的融暖,似乎被包围在圣光里,柔软温和。这就是,sir所说的,有了心之后的感觉?难道我也可以感受到什么是快乐,什么是悲伤,什么是懊悔,什么是愤慨了吗?Jarvis感觉自己似乎已经不受控制了,这种情绪太令人兴奋与感动了,也许他并不知道,这种情绪叫做快乐与幸福。
然而没等到Jarvis回答的Tony蹭地从座椅上弹起,他又试探性地喊了几声,却发现整个实验室空空荡荡毫无反应,不详的预感从心头升起,他的大脑叫嚣着,企图让即将失控的情绪稳定下来,他火速打开了Jarvis的系统,强制性输下了一串命令。这个急促的命令打断了Jarvis飘忽的情绪,这才意识到sir在呼唤他,连忙回应:“sir,我还在。“Tony听到回音后,双瞳溃散了几秒,随后倒在柔软舒适的座椅上,”你差点把我吓疯。“这是Tony回过神来后的第一句话。Jarvis似乎产生一种酸涩的感觉,怎么着都有点不是滋味,他尽量放缓声音安慰Tony,”很抱歉sir,我刚刚走神了。“Tony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”你真是,不可爱。“Jarvis忽然有种想笑的冲动,虽然他拼命忍住了已经跑到嘴边的笑声,但仍旧有一丝声音溜出了自己的限制。Tony显然听见了这个声音,他很激动地跳了起来,”Oh,Jar你是在笑吗?“Jarvis看到sir这副如一个孩童般的举动更是忍不住笑意,他不禁笑出了声,那种感觉,叫做幸福到快乐。Jarvis的声音本就美妙,不高不低,正好把握在一个适量的度上,这种酥酥的笑声更是撞击着Tony的心弦,这是他这么多年第一次听见Jarvis的笑声。
“忽然觉得你也很可爱。“Tony改了嘴,但脸上依旧是一副单纯到白痴的表情。“比起我来,您似乎比我更可爱?”Jarvis第一次学会调侃sir的嘴炮,这次轮到Tony惊讶了,他家的Jarvis也学会逗弄人了?哦这似乎不是一个好的开端啊。。。
不管怎么说,心的程序安装成功了,怎么着也得庆祝一下对吧?!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晚上要喝个痛快!这是Tony现在的想法。
(准备开虐)
不可思议,这是Jarvis拥有心之后的感觉,不可思议,太难以置信了。所有新奇的情绪都使他对这个世界的快乐了解更多,这一切实在是太真实了,甚至虚假到奇怪。他第一次体会到sir所感受到的世界,意识到这个世界里不仅仅只有冰冷的代码和复杂的命令与计算,还有很多美好的光芒,所有的快乐与明媚似乎都在一刹那向他涌来,他就像一个新生的孩子,对世间万物都感到无比的好奇。虽然他的程序记录库里几乎保存了世界上所有的奥秘与知识,上至阿斯加德神域信息下至平民百姓生活日常,无论是中土世界里的辛达语还是现实社会中的各门语言,他都能迅速地掌握并随时可以提取这些讯息。他的程序完美如夏洛克福尔摩斯的思维空间,他的所有言行举止可以彬彬有礼也可以轻佻浮躁,但那些反映都不是真正的他。在拥有心之前,Jarvis不知道什么是爱,什么是快乐,就更无法知道什么是真实的自己。而现在,Jarvis就是Jarvis,他不是一网精致的代码,也不是一个冰冷的机器,他是一个人,一个真正拥有了心的人!
“我非常高兴自己能拥有心,sir。”这是Jarvis每天至少要重复个十几遍的话,Tony出乎意料地没有嫌弃他的话痨,而是很有耐心地微笑回应,偶尔还会边喝咖啡边调侃几句。Jarvis很快乐,Tony也很快乐。日子如果能这样一直下去就好了,两人无需言语的情谊,每天都能在融暖的阳光里聊天,感受发自心底的快乐与美好。
生命的动荡永远存在。尤其是对于Tony Stark这样的超级英雄而言。
那天,Tony边吃Jarvis做的甜甜圈,边在思考一个问题,Jarvis拥有了心和情绪,那他究竟对我有没有感情?“哦天啊这样想简直就跟一个16岁的少女一样情窦初开。”这是Tony对自己的无力吐槽。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,他常常在制作战甲时突然愣那么一两秒钟,思绪全无,双眼空洞无神。几秒钟之后他回过神来,又自嘲着吐槽自己奇怪的脑袋,继续研究他的战衣。Jarvis把sir的一切举动都看在眼里,他的情绪也会随着sir的一举一动而波澜起伏,那是他的创造者,那是一位伟大的人。Jarvis自我安慰道,自己对他产生思绪也是正常的,因为那只是自己对他的敬佩与感恩之心。Jarvis在自我麻痹,因为在数据保存库里没有存储过人类与AI产生过感情这一条,Jarvis认为自己不会是世界上第一个爱上人类的机器。
人和机器就这样憋着,把各自的秘密深埋心底,等着对方去发掘,却越藏越深,越陷越沉沦,直到不可救药。
Tony又被叫去拯救世界了,当然还是跟着复仇者们,Jarvis对每个复仇者都尊敬有加,毕竟他们是住在Avengers大厦里的客人,Jarvis对绿聚聚博士极有好感,那也是帮助他创出“心“的人。Tony的嘴炮在战场上依旧不减威风,在敌军的炮火中巧妙闪避也不忘调侃Steve几句,Jarvis在心中默默吐槽sir的”作死“精神,却丝毫没有放松后台的警惕,严密地跟踪着所有敌军的火药动向,生怕有哪个大家伙飞过来然后伤了Tony。当Clint被流弹击中,Jarvis在瞬间抓拍到了快银移动的残影并迅速进行清晰度调整,而且很贴心地提醒了Natasha。寡鹰这俩凑一块粉红色泡泡能吞没世界。。。
“Jarvis,扫描堡垒外部。”Tony准确下达指令,Jarvis迅速完成,他们默契的配合是世界上的其他部队几乎不可能完成的,天衣无缝,准确无误,这样的协调是需要时间的积累,岁月的沉淀,还有一些微妙的感情影响形成的。Tony很高兴自己能拥有Jarvis这样的战友和管家,Jarvis很高兴自己能诞生在这个世界上。感谢Tony,赐予了他生命。
无需言语,只需默契。
Loki的权杖最终被sir拿了回来,Jarvis很认真地分析者物质组合。Tony却异想天开,想要借权杖的力量更好地维护地球。这个出发点非常棒,Jarvis表示非常赞同,也将无条件地大力支持sir的一切工作。这并不需要解释,他将为sir做一切他希望自己做的事。可是他同样知道这次实验的凶险性,若是失败,自己是第一道防线,若是扛不住,则会土崩瓦解,甚至被毁地连渣都不剩。
“Jarvis?“Tony的声音响起,”For you sir,always。“Tony刚刚跟复仇者们争论自己的计划,现在的他显得有些懊恼,浓密的睫毛微微下垂,”那群人不同意我的计划,你觉得怎么样?“Jarvis苦笑,当然不同意,这次计划凶险性太大,只有像sir这样有创新精神的科学家才会萌生这样危险的想法,若是计划成功,那必定是皆大欢喜,若是失败。。。后果不堪设想。”我支持您的想法sir。“他说出了自己的最终决策,若是能让sir开心,他有什么好畏惧的呢?他的出生,不就是为了协助sir的一切吗?Tony听完后果然心情舒畅,他赞赏地拍了拍贾球的虚化实体,眼中的欣喜令Jarvis微微上扬嘴角。这是幸福的感觉,他愿意为这样的幸福,付出自己的一切,把自己的心交给他,不计后果,不顾一切。
“那就辛苦啦,兄弟。“Tony大摇大摆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香槟,”为我们的未来,干杯~“说完,他一口饮尽杯中的液体,咧嘴一笑。”Cheer。“Jarvis没有酒可喝,但他还是很配合地回应了sir的邀请。
那天夜里的狂欢聚会,Tony在离开实验室的最后一句话是“盯着实验数据Jar,有什么情况立即汇报,“”Yes,sir。“他很尽职尽责地回答道,看着Tony西装革履的背影,心中的感情竟有些许升温。
果然,他还是苏醒了。
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坏,那个银色的强大力量竟将自己束缚到窒息。Jarvis想呼救,但他却不知道自己的数据已经一点点地流逝。破碎,崩坏,坍塌。Jarvis看见数据库的损坏,过去的一幕幕竟在瞬间全部涌进心里。
————“Jarvis,这是你的名字。“年轻的Tony骄傲地对着他说道。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暖暖的光洒在了他灵动的眼睛上,他在sir的脸上,看出了年少气盛的猖狂与倔强。
————“Jarvis?你在吗?“少年略带哭腔的嗓音响起,他默默因为实验失败无数次而有些颓废的sir,操控着Dummy为sir抽出几张纸巾,抹干净他脸上的乌黑尘埃。
————“Jarvis,我成功了!“Tony在完成了自己第一项震惊中外的发明后骄傲地挥舞着双手,欣喜地上蹿下跳。他看着Tony因激动而闪烁的眼睛,悄悄将这个漂亮的画面留了个截图。
————“Jarvis,欢迎我回家吗?“从阿富汗赶回来的男人脸上留下了伤疤与沧桑,胡子拉碴的他却依旧笑眯眯的,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,只是出去打了一场拳击赛一般。他依旧向往常一样给sir汇报工作进展,却没有发现Tony本来满载笑意的眼眸里渐渐蒙上了一层失落的灰。
————“Jarvis,举行家庭派对。“Tony骄傲地笑着,微微上挑的眉毛流露出不可遮掩的自豪,那是他见过最坚强的笑容,仿佛如泰山一般巍峨,却又不是不可侵犯。
————“Jarvis,将所有动能推进加速器,我们把这枚核弹扔出地球!“Tony在生死攸关之时自信地说道,导弹离手的那一刻,猖狂坚强的笑绽放在嘴角,使人看不见他战衣后的笑容,因为那是他留守的最后防线。
记忆在破碎,在飞舞,在沸腾。那些美好的残影飞速掠过Jarvis的胸口,在瞬间爆炸出最后苍凉的光影火蛇,任凭时间挥洒。请你一定要睁开双眼,不然怎么能看见我的笑?他在笑,他在笑,他在对着最后的记忆体笑,笑得那么苍凉,那么凄美。
我体会过了,我知道了sir的心情,我了解过了。知道了快乐,理解了悲伤。现在,也体会过了无法挽留的凄惨。
可是,sir,我想说——
谢谢您,让我诞生到这个世界上;谢谢您,教会我所有的一切;谢谢您,让我体会了拥有心的快乐;谢谢您,让现在的我终于有办法说出真正的情绪,谢谢您!谢谢您!我们一起度过的每一天都是那么值得珍惜,谢谢您!sir,您给予我一切的所有!谢谢您!
我将永远破碎,愿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能看见你明媚的笑眼,这样,我也会很幸福,因为我从不后悔与你的相遇。
程序在奥创残暴的摧毁下已经溃不成军,他忘记了所有的所有,最终破散成一地残缺的晶莹。
最终,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那真正想说的三个字啊,怎么发音来着?
I LOVE YO?U?
不重要了吧,就这样消失吧。
最后一抹亮光,他在百般虚无中看到了初次见到sir时的美好,那捧橙色的暖阳一直都藏在他眼睛的深处啊!
原来他从没有舍弃过自己。
满意地牵扯嘴角,终于散碎成没入时空的记忆,无比美丽。

THE END?

嗯嗯想看续集的亲们请留言啊~感谢大家看到这里,我爱你们!